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二百三十七章 四郎为驸马??

作品:唐枭|作者:寂寞读南华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19-06-18 19:34:16|下载:唐枭TXT下载
  公主府,上官婉儿和太平两人相对而坐,彼此笑吟吟的说着话,气氛看上去十分的融洽。

  可是仔细看还是能发现,上官婉儿笑意融融的表面下,隐藏着一颗十分焦灼的心,太平何许人也,岂能看不穿她的心思,当即道:“婉儿,你就别憋着了,说罢,究竟什么事儿?我告诉你,你我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你可别隐瞒我!”

  上官婉儿道:“我岂敢隐瞒您?殿下,今天我就是给您通风报信来了!驸马的事儿捂不住了,最近朝廷上收到的折子越来越多,陛下已经知晓了,昨日她专门找个问过这事儿呢!”

  太平公主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敛去,上官婉儿看得有些不落忍,道:“公主殿下,事已至此,您还是早做准备,武氏子弟中也不乏有优秀的良才,你倘若能择……”

  “在本宫眼中,武氏子弟中就没有良才!”太平公主道,她眉头一挑,斜眼看向上官婉儿道:“我宁愿选岳四郎为我的驸马,也不愿意选了武氏子弟……”

  “啊……”上官婉儿惊呼出声,她瞪大了眼睛,张开了嘴,真是惊呆了。太平公主真是口不择言,实在是大胆,太大胆了呀!

  太平公主却我行我素的道:“本宫实话实说而已,岳四郎这小子吃亏就在出身太差,如若不然,本宫还真要了他!本宫真看上了他,就算是母后也拗不过我!”

  上官婉儿吓得花容失色道:“千万别,公主殿下,您倘若真这般胡闹,那就害人害己了!您固然要和陛下交恶,恐怕那岳四郎回头也免不了被陛下嫉恨,只怕……只怕也不得好活!”

  太平公主眯眼盯着上官婉儿,嘻嘻一笑道:“怎么了?你舍不得岳四郎么?这么紧张激动?”

  “我?”上官婉儿用手指了指自己,满脸通红的道:“公主殿下您胡说什么呢?婉儿何等身份,岂能看上岳四郎?”

  太平抚掌笑道:“我倒觉得你们很般配,你和他都出身于掖幽庭中,而且你才高八斗,那岳四郎……哈哈,本宫这辈子认识的人够多了,可是能合脾胃的凤毛麟角,岳四郎是最合本宫脾性的人。

  婉儿,倘若哪一天母后要赐婚给你,我一定把岳四郎让给你!”

  上官婉儿窘迫无比,忙摆手道:“公主真是越说越离谱了,婉儿……婉儿……”她一连说两个婉儿,后面的话却说不出来了,只觉得满脸发烫,又羞又恼。尤其是恼,她心想岳四郎是个什么人物?不过就是善长蹴鞠而已,公主殿下喜欢的人大抵都是这般没正形,看上去就歪门邪道的那种,真正正途之人绝难入其法眼。

  可是她上官婉儿可不是那样的脾性呢,她上官婉儿心中的如意郎君,那首先得玉树临风,而后得才高八度,岳四郎无论哪一方面都契合不了。

  太平公主大笑,笑得弯了腰,道:“婉儿啊,婉儿,你也有今天么?我看你分明对岳四郎有意了,要不然怎么脸这么红呢!回头我告诉母后,就说让我嫁人可以,你也要一起嫁。

  我嫁给武氏子弟,你就嫁给岳四郎,你我一起大婚,哈哈……”

  上官婉儿惊呆了,吓得浑身发抖,这话倘若是其他人说的,她定然不会在意。可是太平公主是个什么主儿她太清楚了,这女人那是说干就干,什么事儿都敢干的主儿啊!

  太平倘若真这么干,上官婉儿已经不敢想象后果了……

  太平瞧着上官婉儿都要哭出来了,她嘻嘻一笑道:“好了,好了,婉儿,本宫不戏弄你了,这都是没有的事儿呢!岳四郎是本宫瞧上的人,岂能轻易的拱手送给你?你就算想本宫也不愿意呢!”

  太平公主这般说,说得理直气壮,上官婉儿松一口气的同时又一肚子狐疑,她隐隐听到某种小道消息,大抵是说公主殿下和岳四郎之间关系匪浅,两人极有可能有染呢!

  本来上官婉儿对此嗤之以鼻,觉得不太可能,因为在她看来岳四郎着实配不上太平公主,太平公主能看上岳峰哪一点呢?

  可是今天太平公主亲口说出这番话,似乎又印证了这个传言,一时上官婉儿对岳峰愈发看低了,难怪说岳峰这么被维护,敢情背后还有这般原委!莫非连陛下也知道此事?要不然为什么陛下也如此维护他呢!

  “婉儿,你脑子里别胡思乱想了,你想的那些都是歪的!岳四郎啊,和你一样,出身卑微,可是骨子里的性子却高傲得很!本宫屡屡让他犯错,他就是不上钩,真是气煞人了!哼,本宫将来有机会报复他的,一定有机会!”太平公主道。

  上官婉儿连忙收敛心思,不敢再胡思乱想,当即她道:“殿下,今天我能说的也就这么多了,殿下您还是早早部署安排,我相信陛下也不会那么不近人情,一定会帮你找到一位如意郎君的!”

  太平公主道:“嗯,你说这番话看来要走了,行,你差事在身,身不由己本宫就不送你了!”

  太平目送上官婉儿的人影消失,她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敛去,她的神色变得无比的阴沉,低着头,一会儿功夫眼泪都出来了。

  可是,她并没有向往常一样肆意的发泄,或者是把丫鬟仆从叫过来大骂一顿,而是慢慢的变得冷静,最后擦干了眼泪,整个人恢复了正常。

  她早就蜕变成长了,在无比的绝望中,她知道了哭和闹那都是弱者的行径,她太平要想活得有自己的尊严,需要靠自己的努力去争取,需要不断的去攫取到属于自己的权利。

  “殿下,您现在方便么?”姚钧弯着腰,小心翼翼的凑过来道。

  太平道:“怎么了?千金那边来了人?”

  姚钧道:“千金公主亲自来了!”

  太平“啊……”一声,立刻站起身来,道:“快有请!”太平公主在大厅宴客,千金公主在两名丫鬟的搀扶下款款走进来,瞧这个年近七旬的女人,穿着一身艳丽的宫装,脸上涂着粉,腮红胭脂妆容很浓,一眼看上去就像那恶鬼一般,真是难看得很。

  太平公主强忍着不适正要说话,千金公主却跨步走进来,规规矩矩的向太平行礼,道:“太平妹妹,已然有些日子没瞧着您了,您今日瞧上去愈发年轻漂亮了!放眼咱们神都,要说漂亮妹妹称第二,绝对无人敢称第一呀!”

  千金公主年纪大了,可是依旧伶牙俐齿,谈吐不俗,本来她是比太平大三辈的人,可是现在她却亲切的叫太平为妹妹,那番亲昵劲儿,着实让人作呕。

  倘若这一次太平不是有求于人,她定然已经下令把这老女人给轰出去了,可是……哎……

  “太平妹妹,您最近烦恼很多,恰好本宫最擅长替人驱散烦恼!妹妹放心,千金一定不让你失望!”千金公主道。

  天平点头道:“千金啊,你既然知道本宫的事儿,本宫就不多说了!母后的脾性您知道,她就是那般刚硬,本宫无论如何也拗不过她呢!”

  千金公主咯咯一笑,道:“陛下乃巾帼胜须弥,是我等女子中最为出类拔萃之陛下。如何伺候好陛下,这本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太平妹妹您一定要在这方面多下功夫啊!

  陛下日理万机,事务繁忙,怎么能让陛下舒心,这中间也有诀窍呢!”

  太平公主道:“千金,这真是本宫请你的原委,千金您拜陛下为义母,陛下的性情您最吃得透,本宫这么跟你说罢,倘若这件事你能办好,回头本宫一定给你天大的好处,本宫说到做到,绝对不食言!”

  “哎呦,妹妹您这么说就见外了,妹妹的事儿那就是千金的事儿,妹妹放心,千金已经有了主意了!”千金公主顿了顿,忽然凑到太平耳边道:

  “薛师已经不堪用了,陛下心中烦闷得紧,这不,千金一直都在酝酿如何替陛下排忧解难,恰好,天遂人愿,最近千金得了一妙人儿。此人只是双十之龄,千金可以保证,倘若陛下能见到此子,必然会欢心愉悦!

  陛下心情愉悦宽心了,天大的事儿到她老人家的嘴里又算是什么事儿呢?完全就不算是事儿呢!”

  千金说完哈哈大笑,她这一笑露出那一张黑嘴,嘴里的牙都要掉光了,竟然还那般放浪,太平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。

  千金的意思她听明白了,说句心里话对此她很抵触,很反感,甚至她对薛怀义都非常的反感!

  可是千金公主话说得如此笃定,太平又不能不去思考时机利益。眼下对她来说,要真正想掌握到权力,她别无其他的办法,只能紧紧的跟随武则天。

  武则天能够给她很多,她想得到的一切武则天都能给,所以,对太平来说,她能怎么选择?

  一瞬间,她忽然觉得自己和母亲的距离一下拉远了,无比的遥远,她的心情瞬间沉落下去,整个人都陷入到了低潮之中……